新的和旧的

January 29, 2012 Leave a comment

自从2012年1月18日正式升级之后,10天之内一直在适应这个新的身份。关于Nina/凝南之诞生,我偷个懒,链接个trilingual family的blog The Arrival of Nina Binse / 俞凝南 & OPOL

日子有点颠倒,日夜从此不分。不过2天之前开始有in control的感觉,开始有意识地安排时间给自己,哪怕只有一点点。

在适应新身份的同时,我没有忘记给自己的承诺 – before being anything or anyone else, one has to be herself, the best and the most true of herself.

此记。

Advertisements

传统圣诞节之彻底流水账

December 29, 2011 6 comments

搬到悉尼的第四个圣诞节,我们终于没有出行,而是踏踏实实在悉尼过了个非常传统的节。

24日,请了3个朋友(1家人)到家里来吃圣诞午餐。这个时间其实哪里的传统都挨不上 – 按照澳洲的规矩大餐应该在25号中午,按照法国的规矩大餐是在24号晚上。可是因为朋友中有一位是医生,25号一大早6点钟要去医院值班,所以我们就把时间改到24号中午了。其实我们都不是太循规蹈矩的人,也都不信教,所以一切以方便为上。吃的主食倒是很传统 – 火鸡!买了个差不多店里最小的,可是我们5个人合起来也只吃掉1/3不到。结果我们后面一天又吃了一餐,再也不想吃了。还好N发挥了想象力,把剩下的做成了火鸡pie,也就勉强没有浪费太多。看来吃这家伙也得靠人多力量大才行。

午后竟然出太阳了,我们就把战斗场地转移到了户外,吃甜点,喝东西,玩jenga,晒太阳,吹牛。不亦乐乎。6点多朋友们撤了,我又慵懒地在长凳上睡了一个晚下午觉。一觉醒来,夕阳西下,微风习习。真是给这个长周末开了个好头。

25号,太阳高照,但也不是太热(27,28度的样子),我们决定去喜欢的balmoral beach过一个很澳洲的圣诞节。南半球的圣诞节时值夏季,很多澳洲人都会选择在海滩上烧烤过圣诞节。烧烤就免了,不过我们带上了很多吃的喝的,书,sudoku,还有snorkel作案工具(事后证明此举非常明智)和一干海滩用具,浩浩荡荡出发了。结果从早上10点多到下午4点多,还真是在那里呆了一天。

海滩上自然人不少,很多是一大家子人,彻底把圣诞大餐的架势搬到沙滩上来了,还很有气氛地带着圣诞帽,我看着觉得热,不过也觉得气氛上增添了不少节日的意味。

沙滩对大肚子同学的另一个好处是,可以挖一个坑,铺上沙滩毛巾,就可以趴着睡了。。。对于一个很多个月都没有趴着睡过的同学来说,可以趴着睡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一趴下去,我就不省人事了很久。。。醒来后,snorkel出去,竟然在balmoral这么靠近岸和人群的地方,可以看的东西还不少呢,好些ray, flute fish等,以及一些幼鱼组成的超大鱼群。我多么想念潜水的日子呢。希望能早日重新出山,啊不,入水!

26号boxing day,一年一度的传统sydney – hobart 帆船比赛在这天的下午1点从悉尼的海湾出发。这是个世界闻名的帆船比赛,我们因为以前从来没在悉尼过boxing day所以一直都没亲眼看过其出发的浩大场面,今年我就一定想去看看。看这个比赛的最好地点有2个,我们挑了我估计相对来说人会少些的north head。

结果。。。我错了。。。人很多。。。在入north head drive entry point的地方就开始塞车了。挪了很久,一个警察叔叔走过来,解释说,所有的车都必须在national park 之外停车然后走到可以看得到departure point的地方,大概走1,2公里的样子。。。N指指我的肚子,问是不是可以开进去把我放在比较近的地方然后他马上出来停车再走过去和我回合。那警察叔叔二话没说,放行。再过去些,又陆续几个警察叔叔,警察阿姨,保安之类的,一个个都和言悦目得放我们过去,甚至还和我们解释哪里有更近一些的停车场。结果,N一直把我开到vantage point的前面,我彻底做了一回懒汉!特此感谢警察叔叔阿姨保安们,态度如此之好,让我享受了一回特权。

N把我和包们放下调头去停车,我这才看到这里已经很多人了,基本上可以用小型人山人海来形容,不过因为是块向下倾斜的草坪的缘故,而且大家都相当有秩序,就算在最后也能清楚得看到那些帆船。我把带的折叠椅(作为一枚大肚皮我完全失去了往日的简约风格啊,哎)放好,就开始欣赏美景了。

今年的比赛一共有88条船参加比赛。最大的上面有21个skipper之多,最小的只有1个人。最快的帆船是1天18小时驶完全程,最慢的4天多。 听说年纪最大的已经有78岁了而且是solo驾小帆船的(就是那种要跑4天多的),很佩服啊。

从我这里看过去,背景是整个悉尼城悉尼湾悉尼歌剧院悉尼大桥,以及很多观看的游艇。这天天不是很好,大片的云铺将开来。空中有10多架直升飞机一直在徘徊,也更增添了些气氛。88条船在开赛前在这样的背景下排开,显得特别有架势的样子。

我对玩帆船不是很懂(这辈子只玩过一次,而且还差点和N吵了起来,谁让他那么严格呢,hoho,就再也没有玩过)所以只是外行看看热闹。N就比较看得出门道(他从小在他老爸熏陶下一直玩帆船,直至离开他的hometown),也被迫回答我一些很无厘头的外行问题(诸如,为什么他们这些帆船不能跑直线),就算我娱乐了他一把吧。

帆船跑得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到2点钟的时候,就基本上都跑远了看不太到了,于是大家都往回头。我准备慢慢地走回去(N其实也可以和来的时候一样如法炮制,去把车开过来接我,但我想还是走走吧)。这大概是我人生中走得最慢的一个2公里了,简直可以用步履蹒跚来形容,只看见所有的人都从我身边刷刷地超过我,包括几岁的小小孩。。。人还朝我投来异样的眼光。我,不就胖点吗。我,对不住N,拖他后腿了。

Boxing day其实还有另外一个传统节目:各大商场的大肆打折从今天开始。听说有商场6点钟就开门了。怎么感觉上美国black Friday一个 味道。我本来想去领略一下这里sales的风采,但是在2公里的‘长途跋涉’后,不堪体力,决定不和大众一起玩了,还是回家看个搞笑的电影吧。

27号,长周末的最后一天,没有任何计划,我睡了个大懒觉起来,决定。。。去美甲。有过来人和我说,趁着现在有空,这种风花雪月的事情赶紧做,做一次少一次。。。我,表示很有压力,就赶快付诸行动吧。做完美美得回家,N提出要给大肚皮拍照,于是我做了一会儿模特,也算自娱自乐了一大番。看过照的同志们说,我胖了,所以我就不在此公开献丑了哈。

4天的长周末结束了。流水账也告一段落吧。

给点阳光就灿烂

December 15, 2011 Leave a comment

某个阴雨连绵的周日,在Eveleigh art craft market的屋檐下,听了很久2个中年男边弹yukelele边唱,唱得愉快,听得舒畅。到现在还余音绕梁的感觉。

还在market买到我喜欢的绣球花,开了2个礼拜了还很精神,这10块钱花得值了。

悉尼春天最美的花 – jacaranda – 艳丽地开了一季后,下了2,3个礼拜的雨降了温,太阳终于又出现了!! 夏天,你真的来了嘛?来了就不走了吧,成嘛?!

在过节前,看来有搞定 Cert IV in training and assessment的希望了。今年单子上的事情虽然有好几个看来是要黄了,可能划掉一样算一样吧,到时候可以安心去休假了。明年同志再接再厉哈。

考澳洲驾照一次过!虽然仔细说起来,其实是2次。第一次去,开了N的车,想用个自动档的偷个懒。结果,开车之前先检查车灯,发现刹车后车灯的中间那个灯坏了不亮(N气昏,刚去做过车检)。人直接在我单子上打个大叉,说,请弄好车灯再重新约时间来考,很不幸得重新交钱。说话态度很温和,语气很坚定,我的心流血不止。后面一次我就开自己的车去了,再也不想冒险了。雨里兜了45分钟,过了。当场拍照给证,我也算有本地照的人啦。从此功德圆满,也算在3大洲都考过驾照了。这辈子都请不要再让我考了,上苍!

上个月帮一个叫foodbank的慈善机构去当义工干体力活,给受助对象装圣诞节食物礼盒。8个同事2条流水线,干得很欢。最后还不忘记发挥职业毛病,给人提了如何改进流程的意见。。。

Trilingual family blog写得缓慢也蒸蒸日上,来,给自己糊个小广告 http://trilingualfamily.wordpress.com/。 主题部落格,欢迎拍砖。

一个门外汉的橄榄球世界杯感想

October 25, 2011 Leave a comment

上个周末,在澳洲轰轰烈烈的橄榄球世界杯降下帷幕。我这个彻底的门外汉有生以来第一次看橄榄球比赛,有的自然也是些门外汉的感想。

球场如战场,实力是一回事,运气是另外一回事。法国队对威尔士的半决赛踢得如此得畏畏缩缩,最后还是因为威尔士的绝顶倒霉而进入决赛。还是法国队在和新西兰的决赛中表现士气策略俱佳,结果还是败在新西兰手下。

球场上,赢家既是赢家,输家既是输家。事过境迁,回头看这次世界杯,‘新西兰是那年的冠军’即可一笔带过,什么威尔士的倒霉,法国队的运气/勇猛,南非澳洲阿根廷英国等等等等,都不会有人提起。

有时候想起来让人颓废,过程在结果面前显得如此苍白。而我偏又是个看中过程的人。

爱国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出生在哪里,就自然而然站在哪边。全世界都一样。N看半决赛时很为威尔士队不值很为法国队的表现害臊,可最后还不是说了一句 :‘可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赢了!’

最后想说的是,这个运动很直接很‘暴力’很男性化,做为发泄应该不错。

东邪西毒 013 – 016

October 15, 2011 Leave a comment

(原文发布在本人微博

东邪西毒 #13: 去朋友家到早了,到她家旁边的小公园逛了一下,进去才意识到不少精致的墓碑散布在公园四周。公园内不少人在闲逛,有一群人在给个小小孩子过生日,还有个小孩的游戏场地很是热闹。这种景象在中国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

—————————————————–东邪西毒隔离带———————————————————

东邪西毒 #14:本周澳洲火热debate中,原来政府想收carbon tax,为了未来的环境要对相关产业以及个人征收新税,有人支持有人痛恨。我属于搞不太清状况的,准备好挨宰。然后一看这月工资单,少了几十块钱,一打听原来是被收了flood levy就是为今年初澳洲洪水而新加的税种。看来得研究下到底挨了多少宰。

—————————————————–东邪西毒隔离带———————————————————

东邪西毒 #15, 不管哪个有理哪个没理,至少任何人都可以面对面地challenge这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 have a conversation。

—————————————————–东邪西毒隔离带———————————————————

东邪西毒 #16:昨天和西语课同学们讨论称呼对方什么时候用敬语Usted什么时候用一般称呼Tu,心得: 1) 西班牙人用Tu比较多,南美各国用Usted比较多,不是哪个比哪个更尊重或更随便,只是约定俗成的习惯不同而已。2)要真正做到得心应手地使用语言,一定要了解文化。

Categories: 东邪西毒

保险。保险?

October 12, 2011 Leave a comment

 老中和老外在如何对待保险的态度有很大的不同。折射出来的是如何对待人生的差别。

 N和我经常为了买哪个保险额度大肆讨论(我已经放弃了是不是要买某些保险的讨论,有的是法律规定有的是N的bottom line,没得讨论),而且通常没有结论,因为一讨论就讨论到关于life philosophy上去了,那就扯大啦。

我通常主张买比较基本的,保那些大项目就行了。其他意外嘛,老天爷决定的事,真的要出事哪是什么 保险就能搞定的呀。随遇而安吧,同志。

N通常主张买比较全的,所谓保险就是保意外,能详细则详细,能想到的都保上。万一出事心理有底,有人帮你担着。

每到一个新国家,买各种保险是N的头等大事。除了最迫切和最基本的医疗保险,人身险,车险,失业险啥的,还有房屋险,家庭财产险,旅行保险,潜水保险等等。最近他开始业余时间有资格教人潜水(scuba diving) – 其实一年估计也就几回 -他又买了professional indemnity insurance。种类繁多,一万个万一都涵盖了。结果是,每年花在保险上的银子大把大把大把的。

 老外国家对保险的要求也很高。我在法国的时候,有一回租房子,房产公司硬要我先出示我有房屋险的证明才肯把房子租给我。那次正赶上周末保险公司都不开门而且我急着一定要在周一搬家,差点就因为这个要露宿街头了。

记得我们刚从法国到上海的时候,N就提出要买家庭财产险和房屋保险。我打听了半天也没打听到什么保险公司有卖这个的,后来不了了之,N还一直耿耿于怀。

这几天又到了一年一度renew我们的家庭财产险的时候了。原来过去几年我们一直买的是那种不光保所有财产在家里出事(入室抢劫水灾火烧啥的),还保财产在外面出事的(东西弄丢被偷被抢啥的),所以每年的保费2千大洋朝上。我们最近寻思着要节流大项目都要重新review,所以这个被拿出来讨论。我说咱就不要保在外面出事的了吧可以省一半呢,N同学表示很有压力,需要彻夜思考。对他来说,不准备好‘万一’是对心理很大的挑战。

 老中经常说(在发达国家的)老外好像不存钱,进多少出多少。这个除了和国家福利制度比较齐全有关,还和保险很有关系。什么样的‘万一’都买了保险了,自然就不担心万一生病,万一房子出事,万一被偷,万一这万一那的。当然让别人担未来的风险,前提是把白花花的银子当下就给别人。自然存不下什么钱,也没必要一定要存钱了。

老中嘛,存折上有钱,心里才有底。这和国家的福利制度不齐全有关,都很有危机意识,也直接牵涉到到底什么最保险的问题。这年头别人都靠不住,还是钱在自己手上最靠谱。 

其实老中老外图的无非都是个心安。区别是一个信制度,一个信自己。

It’s not what happens. It’s how you react.

September 28, 2011 Leave a comment

5pm, I received a not-so-nice email at work. Long story short – I offered to help, and the other complained that I crossed the line, let alone appreciating my offer. So I was quite upset for a while, and the mind went off. ‘So this is how people end up not willing to offer help anymore’ , and so on.

Then since I had to go to a Toastamaster Area Contest in the evening, and was asked to present a toast to the audiance, I had to start working on what I was going to say. My mind then had to stop thinking about that email but focusing on the toast.

I went off to the contest, did my toast which was well received, and enjoyed myself a very entertaining evening (after all it was a Humorous Speech Contest). The day ended quite pleasantly really. Even when I though of that email again, it didn’t bother me that much anymore.

So this got me thinking:

1) it’s not what happens, but how you react to it that counts. it’s all up in the mind.

2) take it easy. let it go.

3) balance. you need to have a life outside of work. No matter how much you love your work, there are days that you need something else to cheer you up.

Btw, Michael Li, a member from Chinglish, won the Area 47 Humorous Speech Contest. Such a huge milestone for Chinglish, being the youngest club in the area, to have come this far! I’m proud of seeing what I have started as nothing more than a wish is growing into something that brings so much confidence and joy to so many others.

Categories: Chinglish, 鱼说